不看脸的音频主播:喜马拉雅助力残疾人公平就业

2020-12-03 18:05:25来源:威易网作者:

12月3日是喜马拉雅123狂欢节,也是国际残疾人日。在喜马拉雅1000万主播里,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残疾人。

随着今年在线新经济的崛起,人们的消费习惯和模式在悄悄改变,在网上购物、听书、云逛博物馆成为主流和再自然不过的生活日常。以喜马拉雅为代表的内容消费互联网平台,在这一年再次迎来高速发展期。

12月3日是喜马拉雅123狂欢节,也是国际残疾人日。在喜马拉雅1000万主播里,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残疾人。他们虽然身有残缺,但是心无障碍,追梦的步伐永不停歇。他们凭借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借助喜马拉雅丰富的有声内容资源和成熟的主播孵化体系,用声音开创了新职业。

在喜马拉雅上,残疾人主播或演播有声书,或分享知识,或做起了直播……他们不仅自力更生,有的甚至还创办机构、公司,帮助更多残疾人用声音获得收入,在这个不用露脸、不以貌取人的平台上找到公平与公正。

如今,在喜马拉雅上,残疾人主播已超过8000名,其中,年收入最高的近百万元,专辑播放量最大的超过8亿,他们为自己找到了生命里的光,还让无数听友在声音的世界里找到慰藉。

声音的世界,让残疾人扬长避短、更公平地获得收入

对于大多数盲人来说,推拿、算命是较为常见的谋生手段,喜马拉雅的崛起给了视障人士多了一个新的职业选择——音频主播。

1994年出生的上海姑娘马寅青,因早产放暖箱吸氧过量导致失明。从未见过光明的她一步步完成了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学业,并进入上海中医药大学学习盲人推拿。因不想像大多数视障群体一样从事推拿工作,马寅青借助自己喜欢和擅长的有声书演播,在喜马拉雅上开设账号“逐光之声”做起了主播,同时自主创业,创办了一家有声书演播公司。目前,马寅青的公司有20多名员工,员工有四分之三是视障人士,2020年全年收入预计近百万。

不同于视频,音频平台可以让内容创作者的面貌、长相等外在因素隐身于网络世界,特别对于残疾人主播而言,避免了受众或平台规则制定者以貌取人的情况的发生。音频内容创作能够让残疾人扬长避短,在更公平的环境下获得应有的收入与成长。

\

(图说:上海90后姑娘马寅青上喜马拉雅开设主播账号“逐光之声”)

“接触到了喜马拉雅之后,觉得爱好是可以落地的,因为它能够有切实的收入。”马寅青表示,由于视障人士出门不方便,从事有声书演播行业能够让他们扬长避短。

“摩心”也是喜马拉雅平台上的残疾人主播,他只有初中学历,生于东北农村,双手先天粘连性缺失,双手只有四指。

由于拥有得天独厚的好嗓音,“摩心”曾做过一段时间的婚礼司仪,然而,当时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客户在得知他手有残疾时,都会要求婚庆公司换人。对于“摩心”而言,喜马拉雅“只听声音,不看脸”的选拔机制令他十分感慨,“我在喜马拉雅找到了我追求许久的公平。”在喜马拉雅,他从一个试音一年失败的门外汉,到逐渐成长为“大庆有声书第一人”。五年时间,演播21部有声作品,4部作品播放量过百万,目前他是喜马拉雅全职主播。

内容消费崛起,残疾人在家录有声书就能养活自己

作为国内领先的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内容品类的丰富程度,在行业内拥有明显优势。截至2020年10月,喜马拉雅平台的内容消费品类,从原先的328类增至393类。从人文、法律、奇幻、戏曲、评书、时尚,到数码、英语、情感、电影、养生、汽车,再到历史、科学、财经、天文、体育、旅行……不同兴趣、不同年龄段的用户,都能在喜马拉雅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与此同时,喜马拉雅近年来持续策划、制作、引进高质量IP,如《三体》广播剧、紫金陈“推理之王”三部曲、《歌剧魅影》音乐有声剧、东野圭吾系列有声书、《一堂好课》等,展现出平台成熟的内容生态与专业的制作水准。

这些因素让残疾人士获得平台赋能的几率大大增加,也更利于声音条件符合标准的残疾人主播,在平台找到适合自己的演播内容,从而获得改变人生的机会。

生于1994年的泉州小伙“演播石火”,小学时视力忽然下降至全盲,九次手术仍未复明。他坚持考上大学滨州医学院学习针灸盒推拿。毕业从事一段时间推拿工作后,他尝试起了有声书演播。目前,“演播石火”在喜马拉雅演播玄幻、儿童故事、历史类题材有声书,时薪达120元。

“CV塵埃”1986年出生于天津郊区,患先天性血友病,身体多处关节活动受限。2017年开始,对网配圈已有涉猎的“CV塵埃”开始在喜马拉雅当主播,全职从事有声书演播工作。现在,他在喜马拉雅演播的《大汉第一太后吕雉》《门派养成日志》《移动藏经阁》等有声小说作品累计播放量近180万,每个月有一万多收入,自己也成长为网配圈最有辨识度的主播之一。因为血友病,“CV塵埃”平均三天要给自己注射点滴,在喜马拉雅录制有声书的收入,已成为他维持生命的唯一经济来源。

主播赋能体系促进多元变现,残疾人主播年入百万

国内移动音频市场经历了高速发展,再加上AI、车联网、智能硬件的加速渗透与5G网络的普及,“耳朵经济”已成为互联网行业新的风口。2020年1月至10月,喜马拉雅内容消费总额同比去年增长90%,60后付费人数同比增长154%,00后付费人数同比增长94%,越来越多的用户愿意为优质内容买单。截至10月,喜马拉雅全场景生态流量破3.29亿。

音频行业的蓬勃发展惠及了广大内容创业者,也惠及了残疾人群体。依托于喜马拉雅主播赋能体系,残疾人主播可以用有声书、知识付费、直播、广告等多种方式变现。

\

(图说:喜马拉雅主播“穷开心广播”不仅有大量粉丝还成立了自己的团队)

1987年出生的吴光是一位盲人,原本是一位推拿按摩师,2012年参加浙江卫视“中国梦想秀”,并赢得300名梦想观察员满票通过,创造了该节目纪录。2014年,吴光上喜马拉雅当主播,开设主播账号“穷开心广播”,把自己研究了16年的《红楼梦》做成了评书对听众进行演播,这个后来名为《书说天下之红楼梦标准版》的评书作品,至今播放量已破2200万。

《书说天下之红楼梦标准版》的播出让吴光的才华得以展现,也让他被更多人看到。2019年12月,喜马拉雅的合作伙伴找到吴光,他们看中了吴光的语言才能和对《红楼梦》的了解,希望将《书说天下之红楼梦标准版》做成付费书,吴光欣然接受,合作也十分顺利。《书说天下之红楼梦标准版》的成功合作让吴光又签下了《三国演义》的评书。这也让他有了更加稳定的收入。现在,吴光已经选择放弃推拿,专心制作评书节目,走上了自己向往已久的音频主播职业道路。

音频直播则是变现效率更高的方式。喜马拉雅主播“归期_SoMo”曾是一名情感陪护师、独立策划人,多年前因为突发眼疾导致右眼失明,左眼只有30%视野范围。多年的独立策划经历,让他对社会形式、技术生态都有着深刻而敏锐的认识,对互联网行业的了解、听书的老用户身份都让他在走进这一行业时比别人有了“近水楼台”的优势。今年,“归期_SoMo”转型成为喜马拉雅全职主播,直播连线为听友解忧,代表节目《归期暖声电台》收听量超百万,年收入近百万元。近日他还在喜马拉雅“百大主播计划”选拔比赛第一季中夺得第四名,成功签约,后续将获得更多扶持。

持续赋能,助力残疾人找到生命里的光

在耳朵经济和内容消费蓬勃发展趋势下,残疾人主播们重新找到生命里的光。东莞主播“熊子辰”本是媒体人,因股骨头坏死行走困难,转型做有声书主播,目前作品播放量超8亿,成喜马拉雅人气最高的残疾人主播。他说:“做主播成为了我新的精神支柱,人有自己的兴趣爱好,生活会变得充实和快乐。”

不少残疾人主播甚至还对社会反向赋能。

济南主播“卧龙残雪”曾推动盲人无障碍上网引张海迪关注,如今做有声书主播呼吁残疾人就业多元化,他说,“有机会我就要发声”。

\

(图说:盲人创业者王彦龙带着“黑乐电台”入驻喜马拉雅)

盲人创业者王彦龙带着“黑乐电台”入驻了喜马拉雅,他所创办的黑乐社企专门培训视障群体从事有声书演播和云客服工作。“你坐在麦克风前,不因你看不见而低人一等,也不会因你是任何成功人士,而比一个盲人有先天优势。”王彦龙说。目前,他已培训超200多名视障者从事有声书演播、培训超200多名视障者从事阿里云客服,实现再就业,解决500多人就业,“我希望把这个光和热传下去。帮助一个坐在家里等待救助的人,等于拯救了一个家庭。”

对于马寅青来说,未来很值得期待。“除了录有声书,‘逐光之声’也会尝试做原创有声书、播客。我希望把公司做大,吸收更多视障人士就业。”

作为主播群体中的一份子,这些残疾人主播们也是123狂欢节这一内容消费盛事的幕后参与者。喜马拉雅大数据显示,残疾人主播已超过8000名,年收入最高的近百万元,专辑播放量最大的超过8亿,分布人数最多的是亲子儿童、有声书和情感生活频道。在性别比例上,残疾人主播男性占比65%,女性占比35%;年龄分布上,80后最多,占比34.6%,其次是Z世代,占比19.7%,也不乏60后和10后;在地区分布上,残疾人主播分布最多的Top10地区依次是江苏、山东、广东、浙江、北京、河北、辽宁、上海、河南、黑龙江。

喜马拉雅的使命是“用声音分享人类智慧,用声音服务美好生活”,从去年开始,喜马拉雅积极为残疾人开展主播培训,截至目前,共开展残疾人主播培训近40次,培训残疾人1100多人,签约100多人。同时,喜马拉雅针对残疾人用户推出免费文化大礼包,目前已经有超三万名残疾人领取。

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喜马拉雅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表示,喜马拉雅将继续积极践行企业社会责任,为保护残疾人的尊严、权利和幸福持续发声,为助力残疾人就业创业贡献更大力量。喜马拉雅将升级残疾人主播赋能政策:定向提供优质IP,提高残疾人主播收入;加大培训力度和频次,签约更多残疾人主播,使残疾人主播收入更稳定。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