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赔偿比正版授权费用还低?VFine一审胜诉并继续上诉

2019-09-02 17:16:45来源:威易网作者:

2019年8月30日,短视频MCN商用音乐侵权第一案于北京互联网法院第五次开庭并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papitube公司构成侵权,赔偿原告版权方VFine Music及音乐人Lullatone经济损失4000元及合理支出3000元,共计7000元。

2019年8月30日,短视频MCN商用音乐侵权第一案于北京互联网法院第五次开庭并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papitube公司构成侵权,赔偿原告版权方VFine Music及音乐人Lullatone经济损失4000元及合理支出3000元,共计7000元。

 
        VFine对北京互联网法院在知识产权保护上的重视和支持表示感谢,但考虑到本案具有跨国维权、短视频内容维权的取证难、价值确定难等特殊性,且一审判罚结果不能覆盖维权成本,VFine将继续上诉,重点围绕侵权价值和维权成本的赔付金额展开,希望给音乐行业知识产权保护起到参考作用。
 

特殊性一:跨国维权成本高、流程复杂

维权是要覆盖成本的,VFine对法院做出的赴日维权支出成本部分,仅酌情赔偿3000元的审判结果深表惋惜。独立音乐厂牌Lullatone2018年得知原创歌曲《Walking on the Sidewalk》被博主Bigger研究所用作商业视频的BGM,由于跨国维权困难便在去年12月主动找VFine确立合作意向,希望后者协助维权。2019年1月开始,VFine本着和解优先的初衷进行沟通,长时间沟通无果后,启动法律程序维权。

\
Lullatone展示作品音轨视频截图

考虑到当下社会互联网化及世界文化交流的普遍性,受版权保护的作品通过互联网进行全球化使用已成为常态,跨国维权是将来必须重视的法律问题。因此,VFine将继续上诉,争取这部分合理且应有的维权成本赔偿。

特殊性二:短视频音乐商用如何定价

目前,国内流媒体平台等机构在侵权事件上的一般最低赔付标准为千次点击一元,本案涉事侵权视频播放量近600万次,即便是按照千次点击一元的赔付标准,也不止本案一审判罚结果。同时,Lullatone的过往商业合作金额平均为1500美金。对于4000元的侵权赔偿,VFine表示无法认同。

如果一个在法律上被判构成侵权事实的案件,侵权赔偿金额比正规的商业合作授权还要低,那对于行业内面临作品被大量侵权的原创音乐人和公司来说,未来的音乐维权将会变得更加艰难。

2018年我国短视频市场规模达467.1亿元,如此庞大的市场却存在“侵权易维权难,成本高赔偿低”的侵权怪圈场景。因此中国数字音乐市场商用音乐版权的规范化很有必要,关系到整个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
papitube侵权事件登上微博热搜头条

国家政策开道,相关法律完善

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明确将“音乐产业发展”列入到“重大文化产业工程”中。

\

从2005年至今,国家版权局等部门连续15年开展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剑网”行动。今年4月,国家版权局启动“剑网2019”,音乐、短视频成为重点关注对象。   

\

8月22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关于实行最严格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司法保障的指导意见》并指出,必须构建严厉的责任承担与执行保障机制,特别是加大赔偿力度,显著提高侵权人的违法成本,让侵权人无利可图。 

\

随着国家政策法规落地及监督治理活动的持续推行,国内众多企业均自觉规范在音乐版权方面的商用行为。腾讯广告、字节跳动等纷纷与VFine在各自专业领域达成战略合作;短视频行业中,如二更视频、凯叔讲故事等知名内容创作机构,更是与VFine达成长期年度合作伙伴关系。

同时, VFine还与速途网络达成战略合作,推出首个企业级MCN机构平台化音乐版权发行与管理的解决方案。在版权授权上,为企业提供内容丰富的商用正版曲库;版权管理上,对有侵权风险的视频音乐进行检索与版权确认;针对企业使用的未获授权的音乐作品,可协助联系版权方获得正版授权;针对视频中已经确认侵权的作品,可协助企业联系版权方进行和解与诉讼。 

正如北京互联网法院在本案审判结果中所说的,“音乐作品属于智力成果,自然人或者法人的著作权受法律保护,未经许可擅自使用他人的音乐作品的行为可能构成侵权,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在当前知识付费的时代,每个人都应当树立版权意识,尊重他人的智力成果。”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