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前国师班农曾负责监管Facebook数据收集

2018-03-21 14:46:16来源:威易网作者:rose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前首席战略师史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负责了Cambridge Analytic早期对大量Facebook数据的收集工作,希望以此构建数百万美国选民的详细资料库。Cambridge Analytica前员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前首席战略师史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负责了Cambridge Analytic早期对大量Facebook数据的收集工作,希望以此构建数百万美国选民的详细资料库。Cambridge Analytica前员工克里斯·威利(Chris Wylie)表示,2014年的这个计划是该公司宣扬的高科技选民说服项目的一部分,并在班农的领导下识别和测试了反正统消息的力量,这后来也成为特朗普竞选演讲的核心主题。
 
Cambridge Analytica为特朗普2016年的竞选活动提供过服务,但现在被控存在许多不道德行为,包括不当使用数千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在英国电视台曝光了该公司CEO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谈论坑害政治对手的秘密录音后,其职务已被暂停。
 
在担任特朗普首席战略师之前3年多,班农就利用富裕的莫瑟家族提供的财务支持帮助创立了Cambridge Analytica。今年早些时候,在班农对特朗普及其家族发表煽动性评论后,莫瑟家族便与班农决裂。
 
威利周二在其律师的伦敦办公室里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采访,他表示,班农曾经担任Cambridge Analytica的高管和Breitbart News负责人,他那时深入参与了该公司的战略,而且在2014年批准花费近100万美元获取数据,其中就包括Facebook的资料数据。
 
 
 
“我们当时的所有事情都要获得班农批准。他是亚历山大·尼克斯的老板。”威利说,“没有获得批准,尼克斯没有权利花那么多钱。”
 
班农并未对此置评。他在2014年6月至2016年8月期间担任Cambridge Analytica副总裁兼秘书,后期已经成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负责人。他后来还在2017年出任特朗普首席战略师。
 
班农2016年从Cambridge Analytica那里获得超过12.5万美元咨询费,并拥有价值100万至500万美元的“会员单位”。
 
Cambridge Analytica并未对班农的角色作出回应。
 
目前还不清楚班农是否知道Cambridge Analytica是如何获得数据的。现有信息显示,这些数据是通过一款自称是心理学研究工具的应用收集的,但最终却将这些数据提供给该公司。
 
Facebook曾经表示,这些信息遭到不当分享,他们还在2015年要求将数据删除。Cambridge Analytica高管表示他们已经删除数据。但Facebook则透露,他们几天前收到的报告显示数据并未删除。
 
威利称,班农和瑞贝卡·莫瑟(Rebekah Mercer)在2014年参加了电话会议,并在会上讨论了收集Facebook数据的计划。但威利承认,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是否了解具体的数据收集细节。瑞贝卡·莫瑟的父亲罗伯特·莫瑟(Robert Mercer)曾经为Cambridge Analytica提供过财务支持。
 
威利表示,班农“批准了我们提交的数据收集机制”。
 
莫瑟家族并未对此置评。
 
威利表示,Cambridge Analytica当时获取的数据和进行的分析提供了一些发现,并在日后形成了特朗普总统平台的情感核心。威利过去几天向新闻媒体的爆料对他的前东家和Facebook产生了重大影响。
 
“我们当时并没有考虑特朗普,他那时还远没有形成气候。”威利说,“他当时并不是我们的客户。”
 
在特朗普宣布竞选总统的前一年,这家数据公司已经发现了美国的年轻白人群体存在很大的异化,呈现保守倾向。
 
在为测试2014年中期选举的消息而安排的焦点访谈小组中,这些选民接受测试的问题包括:用隔离墙限制非法移民、在华盛顿的政治界“抽干沼泽”、针对非洲裔美国人的露骨种族主义。
 
该公司还测试了美国选民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看法。“我们测试的唯一一个关于外国的事情就是普京。”他说,“结果显示,很多美国人其实很喜欢强势独裁者,人们在普京入侵克里米亚的焦点访谈小组中显得很有防御性。”
 
Cambridge Analytica是英国SCL Group的美国子公司,后者在全球拥有很多政府客户。
 
威利表示,班农和尼克斯最早在2013年见面,威利则在那一年效力于SCL Group。班农和威利也很快见面,并在文化、选举和如何利用科技传播思想等方面一拍即合。
 
班农、威利、尼克斯、瑞贝卡·莫瑟和罗伯特·莫瑟于2013年秋天在瑞贝卡位于曼哈顿的公寓内见面,并达成了一项协议,由罗伯特出资1000万美元创办Cambridge Analytica,希望能够影响一年后的国会选举。威利回忆道,他们准备利用和分析数据的计划令罗伯特颇为惊讶。
 
莫瑟家族希望成立一家美国公司,避免违反美国的竞选资助规定。“他们想创建一个美国品牌。”威利说。
 
威利表示,这家年轻的公司未能很快实现承诺。虽然商业数据经纪商提供了很多信息,包括人们的姓名、住址、购物习惯等,但他们却未能区分出那些可能影响人们政治观点的详细个性因素。
 
Cambridge Analytica最初在2016年为共和党候选人特德·科鲁兹(Ted Cruz)服务,后者获得了莫瑟家族的支持。特朗普竞选团队最初拒绝聘用Cambridge Analytica,而特朗普本人也曾在2016年5月表示,他“总是感觉”对选民数据的使用“被高估了”。
 
在科鲁兹失去优势后,莫瑟开始转向特朗普,并将他们的服务介绍给特朗普的数字总监布拉德·帕斯卡莱(Brad Parscale)。特朗普的女婿嘉瑞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最终批准聘用该公司。
 
库什纳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特朗普的选举团队发现,Facebook和数字定位是接触受众最为有效的方式,于是聘用了Cambridge Analytica。库什纳表示,他为选举团队制作了一个数据中心,直到选举结束都没有人知道。
 
库什纳的发言人和律师拒绝对此置评。
 
在选举日前两个星期,尼克斯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表示,该公司可以“判断每一个美国成年人的性格”。
 
这份声明遭到广泛质疑,而特朗普竞选团队后来也表示,他们并不依赖Cambridge Analytica的心理变数数据。相反,他们表示其使用了很多其他的数字信息来识别可能的支持者。
 
帕斯卡莱则在2016年10月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称,他并不了解Cambridge Analytica的方法论,他的很多数据都来自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帕斯卡莱周二拒绝对此置评。他之前曾经表示,特朗普竞选团队并没有使用Cambridge Analytica的任何心理变数数据。
 
Cambridge Analytica母公司SCL Group与美国国务院全球合作中心一直都有联系。该公司收到大约50万美元,负责采访海外人士,以便了解伊斯兰激进分子的心态,以此反击他们的网络宣传,并阻止他们的招募活动。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尔特(Heather Nauert)周二表示,2016年11月签署的这份合同尚未过期,当时还是奥巴马担任总统。公共记录显示,这份合同已于2017年2月到期,但目前还不清楚为何存在这种矛盾。诺尔特表示,美国国务院之前还与SCL Group签署过其他合同。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