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合音乐钱实穆:音乐产业下半场是全场景全链条竞争

2017-01-19 15:47:47来源:威易网作者:

    据知情人士透露,“钱实穆在音乐娱乐圈的口碑甚佳、人脉极广,但成功的投资人身份背后,隐藏着文艺青年的情怀。他在北大期间也曾组过乐队、担任主唱等,虽不遗余力地推进音乐行业的发展,但刻意远远地与名利场保持距离。”

      江湖上,太合音乐集团被称为“隐形的独角兽”。
 
       这一方面是指其覆盖宽广且根系极深,另一方面则是指外界对其发展布局知之甚少。毕业于北大经济系的钱实穆作为整个太合的操盘手极其低调,不论是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的艺人,还是曾经在太合麦田的宋柯、高晓松等,都是知名人物,但钱实穆却是个“异类”,极少在公众媒体露面。
 
      据知情人士透露,“钱实穆在音乐娱乐圈的口碑甚佳、人脉极广,但成功的投资人身份背后,隐藏着文艺青年的情怀。他在北大期间也曾组过乐队、担任主唱等,虽不遗余力地推进音乐行业的发展,但刻意远远地与名利场保持距离。”
 
      近日,钱实穆少有地接受了媒体采访,阐述了他对音乐市场的理解。
 
      找到C端 服务C端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公司要长远发展,一定要知道你的用户在哪,你的用户是谁,你的用户想要什么服务。”面对新环境的变化,钱实穆看到了音乐产业发展的风口,那就是找到C,为其提供有效的服务。这直接促成了太合音乐集团2015年将百度音乐纳入旗下,按照钱实穆的说法就是必须要追赶上技术和市场的变化。
 
      太合音乐集团的三大服务板块中,针对B端(机构用户)与P端(音乐专业用户)的服务是优势,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虽然有演唱会、音乐节、LiveHouse等不同形态的服务形态,对于C端的服务一直是太合音乐集团的缺失。
 
      “从卡带到CD,再到MP3,直到现在的数字时代,音乐生产和销售介质是不一样的,过去我们大量生产音乐内容,也围绕艺人做服务、代理发行等,但这些都是基本的To B、To P的运营,并没有C端的服务。我们基本会把握对流行歌曲、流行艺人的判断,对市场口味的一个判断,但是对基本用户的判断没那么清楚。”他说,与百度音乐结合后,现在刻意准确知道C在哪,C是谁,渠道更宽,服务会更精准。
 
        按照钱实穆的计划,太合音乐集团对C端用户的服务体系会不断扩大,除了百度音乐的线上视听服务外,在线下的音乐服务也持续增强。全国最大的LiveHouse平台秀动网便是一例,而大型音乐节、演唱会的组办,也是线下音乐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说C端用户的组成是海量的个人用户,而其中含金量更高的便是粉丝群体。2016年11月25日,太合音乐集团宣布战略投资粉丝服务平台Owhat。Owhat是国内第一款服务于粉丝会和娱乐公司的CRM工具,目前有3000多个粉丝站,付费用户在50%以上,平均单个粉丝年消费在500元以上。Owhat以精准定位及深度运营所带来的品质服务,使其进入钱实穆的视线。
 
      在钱实穆看来,交易平台和粉丝服务平台的出发点完全不同,单做交易平台的话,会盯着交易量,就完全没有理解粉丝要什么,反而粉丝不会来。而Owhat在理解粉丝服务方面则走得很远。
 
      音乐版权三大特性:多场景、多频次、长周期
 
      对音乐产业来说,版权可以说是整个产业的命脉。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刘鑫对音乐版权总结为三个阶段:盗版横行阶段、野蛮生长阶段和精细运营阶段。
 
       在钱实穆看来:“对于任何一家音乐公司而言,版权肯定是最重要的,版权就是他们的资产。音乐的版权形式不像视频或者电影,相对于后者,音乐产品版权有三个特性:一,多场景;二,多频次;第三,长周期。”
 
       “以电影或者视频而言,它们的生命周期没那么长,也不是一个多场景、多频次消费的东西。音乐则不同,音乐可以承载的是情绪、情感、事件。当你听起一个熟悉的旋律的时候,那个东西可以给你带来很多情绪和回忆。从这个方面来讲,音乐的生命力要长于电影。电影的某些片段把你勾起来,但是多次看,就得重新改编了。”
   
       正因如此,音乐版权对于这个产业中任何一个从业者来说,都是最重要的资产。与此相呼应,资产的有效性和分发渠道的有效性就变得非常重要。
 
       钱实穆表示,在音乐版权资源上,太合音乐集团早已经成为老大,在分发领域,也跳出了纯播放器的领域,是唯一的多渠道分发商。
 
       在他看来,腾讯音乐的播放器现在的使用用户肯定是最大的,但围绕播放器的平台来做的话,运营模式与发力点与太合音乐肯定不一样,“他们只要大量购买音乐版权的使用权即可,而不是以资产的角度去生产。这就像我们在盖一栋大楼,这栋大楼我们本身是业主,也有租户。这些购买音乐版权的友商则是做二房东,我来把楼层包了,二房东的注意力是更多的租金、租给更多的租户,然后去包更多的楼,这是他们的方向。而太合音乐集团除了租户以外,还有开发。所以,在版权分发上,各家在版权‘护城河’的理念下,对版权应用和开发的方向不同。”
 
       钱实穆所指的“大楼开发”,便是音乐版权的生产开发能力。有音乐行业分析师表示,音乐版权作为永续经营资产,其商业价值将会滚雪球般不断放大、增值。但是,是否具有持续的内容生产能力、专业的音乐理解和运营能力的公司,将决定其在原创音乐IP价值重估和商业化红利爆发后的市场分量。
 
        国家版权局2015年出台了“最严版权令”之后,作为中国音乐三强的腾讯音乐、太合音乐、阿里音乐,都把音乐版权的积累视为“护城河”,自有生产、购买和代理三种形式也成为各家获取音乐版权的新常态。太合音乐集团目前是三强中唯一具备内容持续生产能力的公司,也有大量自有版权和签约艺人,这使其能够在购买、生产、代理之间形成一个平衡,以一种财务成本最小的方式进行运作。
 
       太合音乐集团在这方面的布局包括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的内容生产,也包括对原创音乐人的扶持计划。“对于音乐版权的生产和累积,这是作为公司战略层面的要求,包括有效版权的使用,以及积累速度等,公司内部有非常明确的KPI考核。音乐产业的启动期可能会长一些,但从其版权特性来说,它的价值也将是长尾的,而且延续的时间也将更长。”钱实穆说。
 
       下半场是全场景、全链条竞争
 
       《2016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数字音乐产值占比略有下降,音乐演出产业、版权经纪、音乐图书出版在结构性调整趋势中则有所上升。这意味着,在音乐产业链上进行全产业布局的企业将拥有更多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音乐的多场景特性意味着只要能实现丰富的交互,更多的音乐应用场景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比如演唱会、KTV、运动出行、游戏影视配乐、公众背景音乐等等,我们把音乐变成伴随品,融入到各种消费和生活场景中,不断拓展音乐服务的宽度和深度。”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刘鑫认为,整个音乐场景变化的背后,也是音乐市场的盈利模式演变,这也恰恰是太合音乐集团在音乐发展新模式上的探索之路。
 
       所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太合音乐虽然研究C端,但却并不局限在C端上着力,而是希望打造一个全产业链的布局,而不仅仅在播放器层面竞争。
 
       当音乐产业在告别野蛮生长之后,更加考验音乐公司全产业链的整合能力和内容生产能力,产业链整合逐渐倾向围绕“音乐和音乐人”这个核心推进。但仅仅有资本、资源和用户,音乐产业以及音乐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还远远没有到松口气的时间。
 
        钱实穆认为,在线音乐市场的下半场竞争,已经脱离了“在线”二字,而演变成了一场全领域的资金、资源、以及人才的竞争。“在过去30年的公司发展中,我们坚决地认为不能光围绕播放器做布局,而是必须整合音乐的全产业链,这是我们积累的经验与见解,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家的地方。”
关键词:太合音乐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