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国和他的酷开“偏执症”

2016-11-28 14:10:40来源:威易网作者:

众所周知,已故的乔布斯用自己的疯狂和偏执创造了苹果,而如今王院长领导下的酷开也患上了这样的“偏执症”。不过外界能够看到的是,整个行业在酷开这样的企业影响下,正在脱离疯狂的发展模式,回归理性和规范。相信,这也正是王院长所希望看到的局面。

2014年接管酷开后,短短两年的时间内,王志国将酷开打造成了国内互联网电视行业的“榜眼”级企业,其本人也随之被行业和媒体关注。管理学里流行着这样一句话,企业领导人的性格决定了企业的文化甚至命运。那么,酷开的掌舵者王志国究竟有哪些性格特点呢?对酷开有着哪些深远的影响呢?

\

在北京举办的“酷开奇幻夜”上,王志国来到现场。站在面前的似乎是一位儒雅君子,不过言语间却又铿锵有力。“2014年,酷开的內容营收只有200万,2015年增长到了5380万,今年已接近6000万,同時电视销量增长了4倍,达到了100万台。”话语中满满的自信。更值得一提的是,从2016年4到11月,酷开仅用了7个月时间就实现了去年全年的6000万营收规模,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

这种自信来自于实实在在的成绩,更来自王志国心底的偏执和坚守。笃信品质的酷开,正在成为国内互联网电视行业的一股清流。而能做到这一点,与王志国本人密不可分。

在创维和酷开,王志国不习惯别人称他为王总,更喜欢王院长这个称呼。这不仅缘于他一手创立了创维软件研究院,领导开发了酷开智能电视操作系统,更因为内心里他更认同自己作为开发者的角色,并没有把自己完全当成一个商人。这种对技术和产品的热忱长久以来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德国式的精密情结

本科毕业后,王院长曾留学德国,在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完成三年的计算机工程学业。这所学府所在的地区被称为“欧洲硅谷”,是德国十一所"Elite-Uni-精英大学"之一,也是德国九所卓越理工大学联盟TU9成员之一。三年的学业,不仅使王院长拥有坚实的计算机知识积累,更让他染上了德国式的精密情结,如今不论是在管理上,还是在生活中,他都是一个追求一丝不苟的“苛刻”之人。

业内流传着一个“段子”。王院长在回国成为酷开的掌舵人之后,曾在2016年欧洲杯期间在酷开发起一项营销运动——“集体赌球”,“德国队赢1分,酷开电视就降1000!猜中比分直接免费送电视!”这项决策曾引发员工争议,为什么是德国队,不是西班牙队?王院长“慷慨陈词”,说到“这项决定其实包含着酷开的工匠之心,发起这场赌局的意义不是生意,只为致敬德国队,致敬团结一致、勇往直前的品牌态度。”

听起来似乎简单,但酷开对于这种简单和纯粹精神的坚持,近乎偏执。

众所周知,一款产品的优点越多,实现的难度就越大。在国内电视市场,一款成功的产品不仅要具备精致外观,更需要性能顶尖,内容丰富,还要能把握住消费者最细微的需求。一句话,接近完美。这样的高难度挑战让王院长兴奋,他对于研发人员提出了最高的要求:“任何一款产品必须首先是精品,才能推向市场。过了我这一关,才能送到消费者面前。”  

酷开推出的A2系列电视可谓定义了新高端旗舰TV,扭转了“电视越薄,音效越差”的传统印象。A2电视音响系统体积约为600ml,是普通电视音响体积的5倍之多,根据经验来看,工程师们一致认为这不可能实现。但王院长却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有笃信这个目标,就一定能够达成。最终,在王院长的坚持与带领下,酷开A2创新式地采用机身和音响合体的方式,从而实现了功能与美学的兼容。

这样的精密情结让王院长更重视一线的研发和制造,尽管管理任务繁重,他每周也必然与研发人员面谈,并亲临一线车间巡视,对每一个工业细节都不放过。员工们对此大倒苦水的同时,也不得不打心底里佩服这样一位“较真”的领导。与用户“众乐乐”

这样一位偏执的人,是否也如德国人那样神情严肃,让人望而生畏?起码从外界来看,王院长颇有君子之风,与人交谈如谦谦君子。他喜欢抽时间与友人一起品茶、畅聊,谈古论今,此时又像是一位博学的宿儒。

“酷开奇幻夜”魔幻般的开场,据说就引入了王院长本人的“穿越”情怀,融入了古今的文化元素。在奇幻夜的开场,酷开高管搭载一艘巨轮从魔幻版的中古时代穿越到现代,充满科技质感的背景画面,让台下的观众如同置身幻境,“惊醒”之后爆发出一阵阵的掌声。

而在这场发布会上发布的新品,“超级闪电侠”N系2代以及VR一体机“随意门”,无一不是精品之作。王院长在此次发布会上提出了“智能互联生活创享家”的品牌定位,目的是要为用户打造神奇、自由、快乐的体验。王院长相信众乐乐才是真欢乐,酷开要与用户一起玩,一起探索,因为他相信只有这样,才能“开启一切可能”。

几乎在每次接受媒体采访时,王院长都强调“品质”,这也是酷开的态度,是王院长认为酷开区别于乐视这样的友商的关键所在。他认为,要做好产品,就不能做风口上的猪,不能痴迷于资本运作。一切都要从用户出发,因为最终产品都要接受来自用户的检验。

而事实似乎一次次印证他的话。乐视近期遭遇的股价暴跌,显示出资本运作固有的缺陷:不可持续。烧钱固然能让消费者一时获利,但是伤害的是整个行业,最终这种伤害也将传送给消费者。

酷开继承了来自创维的制造技术和工匠精神,不过要“玩转互联网”,就要学会让酷开按照互联网公司的方式和逻辑发展,这方面酷开得到了创维高层的充分放权。王院长“长袖善舞”,利用创维提供的灵活的管理机制和平台,成功“笼络”了大批互联网“玩伴”,更通过坚守品质不断拉近与用户的距离,赢得用户的信任,一步步攻城略地,在竞争激烈的电视市场不断前进。

小步快跑,深藏功与名

从整个电视行业来看,互联网电视虽然是决定未来电视行业的关键变量,但是现状是,互联网电视的销量仍然占据总体电视销量的一小部分,王院长对此认识非常清醒。他认为,最重要的不是卖出多少电视,而是要打造酷开的品牌,赢得消费者的信任。

乐视和小米的异军突起,让所有传统电视厂商都感到危机。创维很早就认识到技术演变的趋势,并成立酷开,允许酷开独立运营互联网电视业务。而王院长作为酷开的掌舵人,并没有在乐视和小米的步步紧逼下失去节奏感,相反却稳扎稳打,小步快跑,不纠结于一时得失,颇有战略家的风范。

当然,这种看似“舍得”的背后,也显示出他“功与名”的底气和毫不藏私的情怀。对于自身责任的近乎偏执的清醒,让他能够看清挑战,避免“自乱阵脚”。

乐视的生态路线一度引发追捧,但是酷开从一开始就主张不玩生态,因为王院长认为乐视的生态是伪生态,是一种跑马圈地的资本玩法。酷开主张的是合作共赢,即携手各领域顶级内容供应商深耕客厅娱乐,一起把蛋糕做大。酷开作为内容平台的价值愈发凸显,酷开的“大屏幕”为众多内容合作伙伴提供价值入口,最终实现1+1 >2的多方共赢。

如今,酷开的合作伙伴包括了腾讯、爱奇艺等国内一线视频网站,也包括了智课教育、携程旅游等多方面的内容提供商。酷开的阵营正在一步步扩大,一块电视屏幕容纳的内容越来越丰富,这也正是王院长所提出的“大内容”战略的必然效应。

众所周知,已故的乔布斯用自己的疯狂和偏执创造了苹果,而如今王院长领导下的酷开也患上了这样的“偏执症”。不过外界能够看到的是,整个行业在酷开这样的企业影响下,正在脱离疯狂的发展模式,回归理性和规范。相信,这也正是王院长所希望看到的局面。

关键词:酷开王志国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