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盟友,美团、腾讯如今却渐行渐远

2016-10-11 14:05:24来源:搜狐作者:

2016年9月28日,在中国只是国庆节前,至为普通的一天。当日四海升平,没有什么值得一叙的大事,纵然气候有些反复,还是挡不住秋意来袭。

2016年9月28日,在中国只是国庆节前,至为普通的一天。当日四海升平,没有什么值得一叙的大事,纵然气候有些反复,还是挡不住秋意来袭。

但很多事情看似末端小节,却是以后掀起大波澜的机缘。期间因果关系,或可为科技史转折的重点。这一天,一家名叫艺龙的公司,宣布入驻手机QQ,在“QQ钱包”交通出游中提供酒店预订服务。这也是在今年7月11日入驻微信之后,艺龙在移动端的又一次布局。

\

其中深意:QQ和微信的背后站着腾讯,艺龙的背后站着携程,携程的背后站着百度。酒店预订是艺龙的主业之一,美团也在发力酒店预订。腾讯今年1月领投美团点评的F轮融资,可最重要的移动流量入口没有向后者倾斜。

这是腾讯少见的举动。按照惯例,腾讯对所投资的关键公司,会不遗余力支持,即便不支持,也不会倒向其竞争对手。你可以在微信钱包的第三方服务中,找到滴滴出行、58到家、京东精选。但火车票机票预订由同程旅游提供,酒店预订由艺龙提供。只有吃喝玩乐本地生活服务,由大众点评提供。但这是张涛时代的遗产,与王兴无关。

利益格局已然发生改变,腾讯正在主动远离美团点评。

牌照的诱惑

今日的局面,源自美团创始人王兴的强力意志。

王兴的父亲王苗,是福建龙岩的企业主,经营一家现代化的水泥厂。上世纪80年代,就有自己的别墅。所以说,王兴算是“富二代”。

但这个“富二代”,与一般“富二代”又不太一样。他有一个姐姐,俩人都表示不需要父亲的钱。王兴买房,完全靠自己,王苗没有出过一分钱。王兴创业,也是自己选择的结果。如果说父亲是最值得信赖的资方,王兴从来就没想过依赖资方发展。要做就做自己的事,这是他的基本逻辑。

就在艺龙宣布入驻手机QQ前两天,美团宣布全资收购北京钱袋宝支付技术有限公司,获得了梦寐以求的第三方支付牌照。腾讯有第三方支付工具财付通,美团偏不用。双方的裂痕,早就存在了。

\

2015年3月份之后,央行再没有发放过一张第三方支付牌照。目前市场上可供使用的牌照,只有267张。第三方支付牌照,是一种极为稀缺的资源,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股权,成为大公司的标准动作。为获得牌照,万达花了20亿元,小米花了6亿元,恒大花了5.7亿元。美团没有公布交易金额,但有消息称,收购金额为13亿元。

为什么不惜巨大代价,美团也要拥有自己的第三方支付工具?这得从移动支付的战略层面理解。移动支付连接电商、社交、生活服务,是移动互联网商业生态圈的中心环节,也是连通线上与线下的桥梁。第三方支付工具,可以为其他金融业务带来持续、低成本的流量,通过其他金融业务变现。比如,支付宝有海量用户以后,就可以卖基金、保险、各种理财产品。

金融是万业之王,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公司,多为类金融属性的公司。腾讯通过QQ钱包和微信钱包,阿里通过支付宝,已经成了这样的公司。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模式,因其独特性与垄断性,如同一台印钞机,所以百度本质上也是一家类金融公司。

如果美团不满足于赚取佣金、广告、配送费等收入,想成为真正的平台型公司,就一定要让业务带上金融属性。而没有自己的支付工具,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美团不能让支付环节,公司未来的命根子,掌握在他人手中。资金的流向与支付数据,可以用来分析用户的真实交易行为,涉及商业机密,被潜在的竞争对手摸清会可怕到什么程度?更重要的是,没有第三方支付工具,想要开展更多的金融业务,对手不但要分一杯羹,还可能从中掣肘,这是王兴万难接受的。

\

说的再直白一些,第三方支付工具,相当于互联网巨头的核武器。一家公司没有这个超级大杀器,或者没有能力调用这个大杀器,也就没有资格进入互联网巨头俱乐部。真实的商业世界,完全凭实力说话,不以个人意志、情怀、理想为转移。

今年年初,美团因为无证经营第三方支付业务遭到用户举报,引来央行约谈。王兴的心态,一定是复杂的。高调宣传“互联网下半场”,结果自己连入场券都没有,放在一般人身上都受不了,何况这位倔强的福建人。

全面开战

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第三方支付工具如此重要,任何试图获得支付牌照的行为,都会引起人们的围观。恒大这样的房地产公司,收购第三方支付企业,互联网巨头们不会在意,毕竟业务相差太大。小米弄一个,也没有关系,毕竟它首先是作为一家手机公司而存在。

美团这样的公司不同,O2O的使用场景高频,移动互联网时代,是新的流量入口。李彦宏和马云看到这一点,都在投入重金,想有所建树——百度做外卖,阿里投资饿了么。腾讯入股美团,也遵循同样的逻辑。只是没料到,美团不但不甘心成为别人的附庸,连成为巨头的同盟军也不甘心。

美团与阿里决裂,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美团的B轮和C轮融资,阿里均有参与。美团的地推团队,得益于干嘉伟这样的阿里老人,带来的“中供铁军”作风。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王兴不是俞永福,不想进入阿里的武侠体系,也不想要一个不知所云的花名。

他甚至有过一个惊人的论断:“第三产业是互联网的最后一个处女地。电子商务的兴起,解决了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的问题,涌现出阿里巴巴这样的代表企业。而随着第三产业在GDP中的占比越来越高,直至超过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定位本地生活服务类电商的美团,将是最早跨入第三产业的互联网力量。”

他拒绝了马老师的招安,接受腾讯投资,合并了大众点评。美团点评与百度糯米、百度外卖、饿了么、携程针锋相对。但不管怎样,人们还是会说,至少背后还有腾讯。

现在,美团点评在中国互联网圈,不再有所谓的盟友了。从王兴打算建立自己的支付体系那一天,他就得做好接受一切的准备。除了股权,支付工具是腾讯与美团点评连接的同盟纽带,他剪断了这根纽带。

\

二战的时候,日军偷袭珍珠港,将美国全面拖入战争。对于攻击美国的原因,有多种解释。最让人信服的一种,是日军希望通过偷袭珍珠港,消灭美国太平洋舰队的主力。这样,美国海军丧失在太平洋上的战略存在,也就减少了日军在东南亚地区作战的阻力。

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一战、九一八事变,日本都取得了胜利,日军自视甚高,好战派认为,美军未尝不可战胜,这与美团点评今日处境何其相似。从“千团大战”倒闭的公司中爬出,美团被媒体誉为“剩者为王”。2012年做猫眼电影,2013年做外卖,2015年成立酒店旅游事业群,四处树敌,但总能迅速做起来。这给美团上下营造了一种不完全真实的认知:现在已是全面开战的时刻,美团有信心,也有能力成为中国互联网的新一极。

深深的迷雾

王兴经常以亚马逊类比美团,说亚马逊直到今天还不盈利,但市值不断增长,因为把所有赚的钱都投入进去了。言外之意,美团不必考虑短期盈利问题。

他只看到亚马逊的表象,没有看到其实质。亚马逊首先是一家技术公司(多年来一直在云计算方面坚持投入),然后是一家基础物流公司,最后才是一家电商公司。打下坚实的基础,亚马逊在美国才基本没有对手。

以京东类比亚马逊,还有其合理性。毕竟京东在物流、金融、云计算方面的投入,有目共睹。而美团点评本质上是一家营销公司,技术和基础建设没有壁垒,靠补贴和烧钱维系高增长。要命的是,战线还如此之长。当下,正是美团点评新一轮融资的关键时刻,不断放出的合并传闻,与百度和携程的暧昧关系,恰恰说明融资状况不容乐观。

\

美团点评本有机会通过腾讯,占据最重要的两个移动端入口,现在看来全部落空。依靠自己的独立APP,流量必然受到限制。微信的普及度不必赘述了,QQ的影响力同样不容忽视。QQ目前月活跃量8.6亿,其中移动端6.39亿,60%的用户为25岁以下的90后群体,QQ钱包的用户广度,从一线城市到四五线城市均有覆盖。可以说,失去这些年轻人,也就失去了未来。

线下,支付宝必然会通过各种手段,进一步挤压美团支付的发展空间。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支付宝市场占有率高达79.9%,是当之无愧的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公司。与哪家支付机构合作,商家无需选择,消费者已经做出了选择。

不只是失去了腾讯这位朋友,融资受挫。线下支付场景缺失,美团点评正处在深深的迷雾中。
 

关键词:美团腾讯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