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星杀毒软件25年的沉浮起落

2016-03-11 21:59:24来源:看商界作者:

让人唏嘘的是,作为同行业后来者,奇虎360已稳坐国内杀毒软件的头把交椅,在纽交所走过一圈;金山软件也登陆港交所,杀毒业务摇身变为猎豹移动,成为国际化表现最佳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周鸿祎和傅盛更是作为中国互联网的代表,频频出现在各种场合指点业界江山。

瑞星杀毒软件是一代人的记忆。

冲击新三板,吹响回归号角,瑞星就像当年电脑桌面的小狮子,冒失又唐突的出现在我们眼前。

让人唏嘘的是,作为同行业后来者,奇虎360已稳坐国内杀毒软件的头把交椅,在纽交所走过一圈;金山软件也登陆港交所,杀毒业务摇身变为猎豹移动,成为国际化表现最佳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周鸿祎和傅盛更是作为中国互联网的代表,频频出现在各种场合指点业界江山。

而回到瑞星创始人王莘身上,没有聚光灯,也没有喝彩。摆在他眼前的是两个现实:一个过气的生活在PC端的公司,以及一个崭新的移动互联网江湖。

狮子老矣,尚能饭否?

\

一个前无古人的传奇

先把时间拉到更远,重回那个没有变天的武林。

90年代的中关村还不大,那时候的创业圈子也很小。在这个基数小的地方,很少有失败的英雄,也很少有摔倒仍能爬起来的人。但王莘是个例外。

1993年是王莘事业的第一个顶点,当时他开发的防病毒卡意外的风靡市场,日销量近1000套,毛利润达到20多万元,这些数字对于刚刚起步的中国软件业,是一个十足震撼的记录,瑞星电脑科技公司更是在200多个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王莘也成了中国反病毒市场开启者之一。

随后,因为生病,王莘隐退了三年,直到1998年的春天,王莘才再度“出山”。回归的王莘惊讶的发现,之前甜蜜的市场已经时过境迁,瑞星主打的防病毒卡产品的销量几乎为零,甚至因为防病毒卡给瑞星打上的烙印太过显眼,推出近3年的杀病毒软件也无人问津。

王莘很着急,老套路肯定不是办法。他分析了市场之后,首先进行营销模式的改变,“过去广告加零售的营销模式推广速度太慢”,王莘想到一个取巧的办法,“和联想、同创和方正等硬件厂家签下合作合同,把瑞星杀毒软件当作原始设备置入电脑中,用户会认为既然联想、方正等知名公司都选择了瑞星,那么瑞星的技术肯定也没错。”通过这种“寄生”的方式,瑞星不但免费打了广告,还极大的扩张了市场占有率。

同时进行的还有还刺激分销渠道的计划。在三个月时间里,有能力的分销商可以用成本价进货,成本价和正常进货价之间的差价,全部返还给分销商用作广告促销。得到瑞星这样的支持,分销商们也干劲十足。

万事俱备,打入市场就差一款好产品了。凭借技术优势,瑞星杀毒软件8.0迅速上市,杀出中关村,走向全国。瑞星8.0第一个清除了电脑宏病毒,第二年,CIH病毒又在全球大爆发,瑞星同样成为第一个解决问题的杀毒软件,两次事件奠定了瑞星在杀软界的地位。刘旭出技术,田亚葵跑市场,王莘出资统筹全局,三位合伙人各司其职,那时候是瑞星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在国内肆虐的瑞星,仅仅一年时间,软件月销量就突破10万套,最鼎盛时,瑞星一年靠软件能卖7亿元,个人级产品几乎垄断当时的市场。而在这场疯狂之前,瑞星账上仅仅只剩10万元资金,还欠着15万元广告费。

不得不说瑞星制造了当时的互联网神话。“中国最牛的互联网公司”、“中关村的英雄”,这些标签都贴在了瑞星和志得意满的王莘身上。

\

一对割袍断义的兄弟

在瑞星的发展历程中,不得不提王莘和刘旭两位创始人的恩怨。

两人曾经并肩作战,开疆扩土,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好兄弟。但后来却成了暗暗较劲,不容彼此的竞争对手。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2002年,因金山毒霸低价促销而引发瑞星内部对应对策略的争议。当时刘旭主张以技术提升对抗金山,王莘却偏向降价应对之,虽然主战派的刘旭取得了胜利,但随后付出连续四个月亏损的代价,瑞星上市计划搁浅,王刘二人彻底交恶。

2003年,躬耕瑞星十几年的刘旭宣布离开公司,瑞星内部亲刘派也被逐渐清除,话语权牢牢掌握在王莘手上。然而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离开后的刘旭创办了东方微点,依靠他的技术,东方微点研发出一款主动防御软件,专门针对瑞星的产品。

受到威胁的王莘对刘旭恨得咬牙,随后,两人的个人恩怨似乎上升了“高度”。

2005年7月,在刘旭的微点新产品即将上市之际,却遭遇了突如其来的“坏消息”。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以“传播病毒”的理由调查了微点并禁止面市。

微点落难,对手得利。瑞星在2006年到2008年期间迎来了“鼎盛时期”,瑞星的杀毒软件卖的火爆,甚至一度又传出瑞星要在港交所上市的消息。

然而剧情在2008年来了大反转。北京警方查明“东方微点造毒传毒”案系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原处长于兵收受瑞星420余万元“好处费”,指使下属捏造的一起假案。

这场被称为“中国计算机杀毒业界最大的丑闻”的事件曝光后,瑞星不仅遭到了业界诟病,更遭遇前所未有的信誉危机。而微点主动防御软件因此被封杀两年半,直接经济损失达3000万元。最终两败俱伤。

\

一场失势失利的战争

而另一场战争,更是瑞星的滑铁卢。

2006年,不按套路出牌的奇虎360安全卫士推出“永久免费”策略,一条鲶鱼迅速搅动并颠覆杀软市场。瑞星、江民、金山和卡巴斯基等杀毒软件厂商的反应是抗拒的,瑞星更是带着老大哥式的傲慢:“看不清楚免费模式要怎么生存。”

面对竞争对手,瑞星只是打击而不学习,不断领着一帮收费杀软和奇虎360打公关口水战。

接着,“我行我素”的奇虎360推行免费杀毒,并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抢占了市场,4个月时间就把瑞星拉下冠军宝座。

让人看不懂的奇虎360,其实是走了互联网思维的捷径。在免费策略的轰炸下,360用户数快速突破3亿,从而成为国内市场份额最大的安全软件厂商。更要命的是,抓住用户流量的奇虎360凭借渠道能力打造PC端的“产品生命线”,先后拓展出了浏览器、导航和搜索等带来现金的产品。

瑞星反应太慢,没有针对市场进行调整,更没有对产品进行升级。直到2011年3月,瑞星才认识到大势已去,只能跟随360的宣布免费策略。

而这背后还有王莘的一部分原因。刘旭出走后,王莘将瑞星的战略方向由产品研发换位为市场推广,和360对掐、微点案和3Q大战,用于公关和广告的费用数目惊人,这期间推出的产品却鲜有精品。没有技术支撑和产品思维的瑞星,个人级产品还一直受到诟病,甚至有用户戏谑:“360由流氓变身为守护者,瑞星由守护者变身为流氓,医生和屠夫来了一次华丽的互换。瑞星这几年一直跟在360后面,360出一个它抄一个,而且抄的速度比金山还慢。”

\

(左一雷军、右一王莘)

一位江湖已远的老炮儿

如今,瑞星也做一点“副业”来赚钱,比如浏览器、网址导航和游戏联运等业务,但这些业务贡献的收入并不大。瑞星现在的“生命线”是企业级产品,但关注度减少,近年来几乎销声匿迹,王莘似乎也蛰伏了起来。

早在2010年,王莘就确定了瑞星发展的三个战略性方向:企业级安全领域、企业移动安全管理系统和个人级的移动互联网产品。

目前在企业级安全领域,瑞星共有13款企业级产品,用户近9万家,终端总数近1500万。而在个人级的移动互联网产品方面,主力产品——瑞星杀毒软件V16+和个人防火墙V16月活跃量分别为7800万和1500万。从公布的招股书可以看出,2015年上半年营收为8265万元,其中超过六成的收入来自PC端的网址导航和游戏运营。反观竞争对手,仅在移动端,360手机卫士已累积7.88亿用户量,二季度营达到28亿元。瑞星同360的差距已经越拉越大。

委曲求全显然不能令“中关村英雄”王莘满意,面对这样的现实,此时冲击新三板,接轨资本,瑞星还有机会扳回一城吗?

有人说:“和个人网络安全相比,企业级安全需要一对一的服务,从服务成本上看,公司在企业安全市场的技术成本是可以复制的,维护成本也比个人安全产品低,有利于瑞星扭转亏损。”

又有人说:“企业级产品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处在发力阶段,没有显著的壁垒,而且目前企业级安全已是巨头林立,没有资源支撑的瑞星很难支撑。”

对于外界的声音,王莘从来没有回应过。他就像一头沉默的狮子,把瑞星牢牢护在怀里。

中关村的中科大厦,多年前曾是中关村的第一楼。瑞星现在仍然在这里办公,待了10年左右还没搬走,听说这里风水好,但是如今在周围鼎好和海龙等高楼掩盖下,容易被人忽略。瑞星在行业的处境和这栋楼有点像,显得黯淡无光。

前一段时间,周鸿祎托人找他,希望收购瑞星。王莘回绝了,他回答:“这不是钱的事。”对于周鸿祎,王莘很不服气,他不和“流氓谈恋爱”,要有点“中关村英雄”的气概。他说:“雷军成功了,我很高兴。互联网的时代,中关村的老人总算没有全军覆没。”

可现在已经是移动互联网,再谈互联网,那都是旧社会。江湖早已不是那个江湖,瑞星也许还是那个瑞星。

关键词:瑞星杀毒软件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