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店走进沃尔玛时代 创始团队“土崩瓦解”

2015-07-27 17:38:50来源:国际金融报作者:史燕君

“不准任何人打扰,半个小时,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个时候,就可以全摊开来,过去两周,你哪些做得好,哪些做得不好,哪些决策我们做的对,哪些决策做的是错的。”于刚很庆幸有刘峻岭这样的合伙人。

被传离职多次的于刚最终还是离开了1号店,与他一起走的还有联合创始人刘峻岭。

7月16日,1号店给《国际金融报》记者发来的声明中确认了上述消息。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和以往不同,发出声明的主角已经成为沃尔玛,而最后“新闻垂询”的联系人也变为沃尔玛中国的公关总监。这意味着沃尔玛全盘接手1号店。

从2008年创立至今,1号店已经走过了7个年头。于刚曾经在公开场合多次说过,他是在用一个做百年老店的心来做1号店,希望它能够基业长青。

而现在,于刚为何会选择放弃1号店?

分析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还是创始人对融资把控不周全,最终做了别人的棋子,无法掌控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的命运。当创始人与投资方矛盾激化时,创始人离开是必然。

于刘情意浓

在戴尔工作期间,于刚结识了一位创业伙伴,收获了一段创业友情,这个人就是刘峻岭。在创立1号店时,两人就奔着做百年老店的决心来做企业

一位资深互联网媒体人在和《国际金融报》记者聊天时用“另类”来形容于刚。他说,于刚有着严苛的理工男求学背景以及高大上的职业道路,这些经历让他和身边的刘强东(京东商城创始人)、李国庆(当当网创始人)都区别开来,身上既没有戾气,也没有匪气,人前人后,都是个安静的中年男子。

翻看于刚的履历,确实颇具理工男特色。他是武汉大学空间物理学士,康乃尔大学物理硕士,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决策科学博士。曾在美国做了15年教授,主要教管理科学,所以他的行事风格多少有些“教授味”。

在1号店之前,于刚也创过业,在家里的地下室研究出一套航空软件,第一套就卖出了100万美元,后来卖到一套上千万美元。同时,他还在亚马逊总部待过一年,负责供应链管理。2006年,于刚被戴尔挖去做全球供应链副总裁。

与其他电商高管不同,于刚非常低调。即便是混迹电商圈多年的媒体人,也鲜少能够在发布会或者论坛上见到于刚的真身。

“即便是有几次看到论坛的参与方中有于刚的名字,但回想起当时的采访,总是淡得没有痕迹。”上述资深媒体人表示,尽管一直是中国的TOP10,但他给人的印象总是淡进淡出,没有给人留下什么深刻的记忆。

而作为1号店的另一位创始人刘峻岭,更是极少在公众面前出现。资料显示,创业之前,刘峻岭是戴尔中国区总裁,负责中国区销售。于刚是戴尔全球采购副总裁,负责亚太区180亿美元采购。众所周知,由于做采购都是别人求着自己,而销售总是得求着别人。所以,刘峻岭就经常请于刚吃饭。一去二来,两人就熟悉了。

于刚在分享创业经验时总会提到,“戴尔是我们两个人认识的媒人,把我介绍给他,我们一起创业。”

按照之前刘峻岭接受采访时的说法,其实最初的创业想法就是他提出来的。当时刘峻岭有了创业的想法,但是感觉自己能力不够,就想找个人一起做,于是首先想到了于刚,便把他约出来吃饭,没想到两人一拍即合。

媒体经常用“在一间小屋子里孵化”来形容1号店的诞生。因为,当时于刚、刘峻岭二人在一个十多平方米的小屋里构思1号店的最初雏形。

于刚说,当时只要有一点点小小的成功、小小的业务增长,两人都会庆贺,而庆贺的方式就是经常到刘峻岭家喝酒。

“因为他是澳大利亚移民,经常从澳大利亚带酒回来,但是我的酒量比他大很多,他经常尝几口,剩余的酒都被我喝掉。”描述起当时的创业过程时,即便是安静的中年男子,语气中也透露着激情。

而因为考虑到双方都是很强势的人,两人为了更好地协同,每两个星期的周五早上9点就会把门一关进行交流沟通。

“不准任何人打扰,半个小时,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个时候,就可以全摊开来,过去两周,你哪些做得好,哪些做得不好,哪些决策我们做的对,哪些决策做的是错的。”于刚很庆幸有刘峻岭这样的合伙人。

渐失控制权

由于外资进入国内电商的政策限制,沃尔玛自己的电商业务在扩展上有一定的限制,因此沃尔玛亟需1号店这样的平台来承载自己进军中国电商市场的野心

在互联网时代,7年已经是足够发生巨变的时间了。这7年间,阿里巴巴成长为电商界的巨人,当当网、京东也先后赴美上市,就连后来的唯品会、聚美优品等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相比之下,1号店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直到如今,创始团队“土崩瓦解”,甚至连两位最初的创始人也离开了。

于刚和刘峻岭离开1号店让电商界受到震动。“主要原因还是对融资把控不周全,最终做了别人的棋子。”易观国际分析师王小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失去了公司的控制权,只拥有运营权的话,很难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运营公司,即使是创始人也是如此。

梳理1号店股权变化大事记,也可大致看到1号店创始团队失去控制权的过程。

公开信息显示,当时,于刚、刘峻岭二人的启动资金是创始团队的几百万元,不久就融到了2000万元资金。2009年,受金融危机袭来,VC(风险投资)不再投资电商。至2009年10月,1号店已无钱可烧。这也让困境中的1号店开始与平安集团接洽。

2010年5月,平安出资8000万元,收购1号店80%股权。当时一下子收购80%的股权,平安有自己的打算,它企图整合一个信息平台来构建医药健康产业链,通过1号店完成其医药信息网的建设。谁料最终营销效果与预期相去甚远,1号店最终没能成为平安的电商平台。

于是,一年后,平安将17.7%的股份出售给沃尔玛。2011年底,在1号店的发展势头之下,沃尔玛以1号店的股权增发方式,将持股比例扩至控股地位。不过,这项收购的获批,让1号店与沃尔玛双方经历了9个月的漫长等待期。

2012年8月14日,商务部正式批准沃尔玛收购1号店33.6%股权的经营者申报,这意味着沃尔玛持有1号店的股份达到了51.3%,已实现绝对控股。而于刚和刘峻岭的股权被稀释至11.8%。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京东商城CEO刘强东此前的说法,沃尔玛之前的心仪对象是京东,双方曾进行过谈判,历时半年多,估值等已谈妥,惟一无法达成的条款是沃尔玛要求最终控股京东商城,直到全盘收购。

由此推测,当初沃尔玛入股1号店,也会以以上要求作为谈判条件。

据悉,自2012年2月20日沃尔玛绝对控股1号店以来,内部整合一直持续,人力资源、财务、法务部门都已经逐渐由沃尔玛团队接任。

另据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的说法,于刚与沃尔玛之间存在对赌协议。但以1号店去年的业绩来看,于刚并没有取得成功。

这点从今年1月初1号店公布业绩时可以体现。当时,于刚并没有公布最核心的销售和利润数据。当被媒体问到时,于刚给的理由是:“这是因为1号店为了尊重战略合作伙伴沃尔玛,所以不公布任何关于交易和运营的数据”。

而在去年的同一时间,于刚还对外公布了1号店2013年的销售额:实现了115.4亿元的销售业绩。于刚同时发布了2014年1号店五大战略:品类扩张、移动业务加速、区域拓展、商务模式创新及大数据应用。

另起炉灶

业界普遍的看法是,1号店与控股股东沃尔玛之间存在很大分歧,合作貌合神离。沃尔玛需有业绩体现,而1号店却为了扩张市场仍在不断烧钱,双方经营理念相悖

于刚和刘峻岭自年初便开始频繁被传离职,但每次都被迅速否认。5月初,CTO韩军、市场部副总裁程峻怡等多位创业元老陆续离职后,有关1号店创始人于刚离职的消息再次在坊间流传。

当时,记者向1号店的相关人士求证此事时,他予以否认,并表示于刚每周都会和他们进行例会沟通。

如今,离职消息最终成真了。“我们把1号店看成我们的孩子,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和情感,我们吃饭,走路,做梦都想到1号店,1号店是我们的一切,我们用‘心’而不仅是用‘脑’做1号店。”在给内部员工的离职邮件中,于刚、刘峻岭二人表示,这是经过数个月内心煎熬和充分思考后的选择,也是人生事业中最艰难的一次。

“关于创始人离职的消息不断出现,本质上反映了创始人与资本方存在诸多矛盾,可能是经营理念不同。当然,创始人自身有其他创业机会也是促使他们最终离职的原因。”IT行业资深分析师唐欣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最主要原因是创始人跟沃尔玛在经营理念上存在一些冲突。”睿信致成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王丹青认为,可能是沃尔玛希望更进一步整合1号店,以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但由于双方之间矛盾冲突,需要一方退出以推进融合。

“现在沃尔玛是1号店的大股东,也就是说1号店怎么样沃尔玛说了算,而CEO只是被聘来管理公司运营的,如果运营者不能按照公司拥有者的方向来运营,对公司发展和策略有不一样的定位,那他只能另谋高就了。而拥有者会找一个符合公司定位的人来运营。”王小星解释,CEO跟股东们之间对公司发展策略、经营管理的态度不一样也是造成创始人或者职业经理人离职的主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于刚、刘峻岭二人对媒体透露,在作出决定前,于刚和刘峻岭已想好新的职业规划,准备运作医药电商“壹药网”,谋求东山再起。

医药电商“壹药网”并非新项目,而是1号店收购而来,于刚和刘峻岭已运作了4年时间。工商资料显示,壹药网隶属广东壹号药业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03年,其前身为广东保利祝福你大药房,2010年初,1号店将其收购变更为广东壹号大药房。

同年5月,壹号大药房获得网上售药B2C证书(B证),做自营类医药电商,上线“1号药店”,此时的“1号药店”是1号店子公司。

两年后,沃尔玛收购1号店,次年“1号药店”改名为现在的“壹药网”,2014年,1号店获得了第三方网上售药证书(A证),成立1号医药馆平台,壹药网入驻该平台。

知情人士透露,沃尔玛当时觉得医药电商并非是业务重点,就将“壹药网”从1号店体系中剥离出来。

有媒体援引内部人士的话称,刘峻岭及于刚在壹药网均有个人股份。从这个角度说,两个创始人在另一家“1号”公司卷土重来也不无可能。

后路如何走

很多人士猜测,随着于刚和刘峻岭离开,1号店的股权结构可能会发生改变,沃尔玛电商业务很可能会与1号店整合

在唐欣看来,现在的1号店实际上处在一个十字路口:是继续与京东、阿里争夺市场份额,还是该转型以谋求收益?如何进行战略选择对1号店来说很重要。

“创始人的离职会让企业进入一个战略迷茫期,从而影响其在市场中的决策速度。”唐欣称,接下来如何走要看沃尔玛的打算。

7月14日,沃尔玛高管在宣布董事长于刚与CEO刘峻岭离职的消息时表示,二人职位由1号店的财务副总裁宋侑文和人事副总裁戴青暂时代替。这二人是在2012年11月空降至1号店的两名高管,一个掌握财政大权,一个掌握人事大权。

同时,沃尔玛表示,会继续加速1号店的发展,“将立足于中国市场和电子商务领域的长期投资发展”,但对于方向并没有进一步说明。

不过,沃尔玛强调,“非常信任沃尔玛全球电子商务亚洲区总裁王路的领导能力”,同时也在寻找继任者。

为此,有业内人士猜测,介于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沃尔玛全球电子商务亚洲区总裁王路可能会直接接手1号店,即使不是,按照沃尔玛的风格不会外聘,而是从自己体系内选拔。

王丹青认为,沃尔玛接下来会进一步推进1号店与沃尔玛的融合。

唐欣认为,其实沃尔玛本身对于1号店的未来战略也并没有一个清晰统一的规划,否则也不会在控股这么久时间以来,还让创始人掌控企业并按照原有方式进行发展。

“1号店未来与沃尔玛的整合目前看是大概率事件,沃尔玛也需要一个线上平台来拓展业务,改变线下渠道发展低迷的状态。”唐欣说。

据了解,沃尔玛是世界第一大零售企业,也是仅次于亚马逊的美国第二大线上零售企业。但其在美国的沃尔玛线上业务只有亚马逊的1/7。美国消费市场的疲软,及亚马逊的居高不下,激发了沃尔玛在中国的野心。

然而,在中国,沃尔玛虽在华扎根多年,主要业务还是集中在线下零售店,其线上网店普遍发展不佳。

从目前沃尔玛高管的口径看,沃尔玛未来的主打将是O2O(线上到线下)。沃尔玛中国公共事务部高级副总裁博睿就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未来或许会将沃尔玛的电商业务拓展到国内。“沃尔玛在美国拥有很强大的电商,现在还没有在中国开设线上店,但未来或许会考虑开线上店进行O2O结合”。

同时,博睿还表示,其他网上零售商都会是沃尔玛的合作伙伴,能帮助沃尔玛在中国进行多元化发展。

而在这次访华的沟通会上,董明伦表示,“随着电商发展,今后1号店的业务模式会有变化;线上线下整合是趋势,只有每种业态发展得非常好的情况下才能将二者更好结合。”

董明伦透露,沃尔玛2015年至2017年将在中国开设115家新店。这一逆势开实体店的做法被猜测可能是为O2O布局。

王丹青认为,沃尔玛在实体领域已经积攒了很多资源,通过互联网平台向线上进一步延展业务,是沃尔玛的发展趋势,线下平台需要互联网平台的带动,互联网平台同时也需要线下店面的支撑,O2O才是最理想的发展状态。

然而,这种打法的胜率有多大还不得而知,毕竟曾经的美国零售巨头在中国折戟的案例并不少,比如百思买。

“做网上商超,特别是‘最后一公里’的配送能力是最重要的资源。目前市场格局还远没有定型,没有一家建立优势,各主要竞争者都还有机会。未来将会进入混战的局面。”唐欣表示,传统超市以在线商城的模式,互联网巨头以O2O的模式,各地方的本地创业者也有机会参与进来。

关键词:1号店沃尔玛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