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传播行业十大事件

2014-12-08 09:48:22来源:广告门作者:

互联网每天推送到手机端的信息多到难以理清,我们试图以专业媒体的角度,梳理出今年传播行业所发生的十件头版大事,它们不会轻易随信息流下沉,它们所决定的未来,比新闻本身更耐人寻味……

互联网每天推送到手机端的信息多到难以理清,我们试图以专业媒体的角度,梳理出今年传播行业所发生的十件头版大事,它们不会轻易随信息流下沉,它们所决定的未来,比新闻本身更耐人寻味……

2014 ,整个中国社会都感受到了某种强大的“力量”,最具话语权的传媒文娱产业,也不例外地经受着“考验”。当监管政策终于追上了飞速奔跑的互联网行业,从内容到硬件的层层审核只会更加严格;国家反腐行动波及诸多关键人物,广告公关的灰色地带被纳入管控;明星吸毒的个人危机,加大了品牌代言风险。对传播行业而言,这一年过的并不轻松,却也足够特别,世界杯期间品牌与媒体发动的营销术,微信商业化布局,都为即将过去的2014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互联网每天推送到手机端的信息多到难以理清,我们试图以专业媒体的角度,梳理出今年传播行业所发生的十件头版大事,它们不会轻易随信息流下沉,它们所决定的未来,比新闻本身更耐人寻味。

打不开的互联网电视

今年出台的几个禁令,对目前正在筹备生态建设的互联网视频行业影响不小。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一次监管,让互联网电视占领客厅的美梦暂时搁置,按照广电总局的整改要求,牌照商未经批准不得擅自推出互联网电视机顶盒,并要求立即与“某家正被调查企业”停止合作;商业网站以节目服务平台形式与牌照商进行服务专区合作,即“视频专区”,被总局坚决叫停;所有与视频网站开发的电视端APP一律下架。

不仅仅是在这些拳头产品上,今年整个互联网都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净网”力量,快播、新浪读书等众多涉黄网站被整顿,网络视频的内容审核将更加严格,引进剧必须先审后播,同步看剧再无可能;美剧数量和内容完整度均面临大幅删减。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这句话在此刻说出来,是多么的任性。
 

微信成为“超级APP”

据第三方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微信用户已经突破6亿,受益于海外市场所投放的一系列广告宣传,微信海外用户达到1亿,本土用户为5亿。即时通讯+朋友圈社交的双重属性,加深了用户对微信的使用粘性,据腾讯公司S2财报显示,微信月活跃用户达到4.38亿。

在庞大的用户基础之上,今年春节微信红包的关键一战,也让其在商业化上快马加鞭,从消费者口袋里拿到钱后,今年微信接连引入几个重量级入口,几度改版,增加了多种消费场景,从最新概念的互联网金融产品理财通,到嘀嘀打车、线上购票、大众点评、京东商城的加入,逐步完善了线上钱包的配套体验。

微信公众平台在今年加入推广功能, H5游戏,邀请函等新形式的出现,让广告主看到了营销空间,比起用户数,微信的这些良性创新,也许这才是真正让微博感到挫败的地方。
 

“社交世界杯”,营销热超越足球热

2014年世界杯的终极对决,残存在脑海中的画面已经衰减大半,但是那些集体“上天台”的场景却深刻如昨,社交味儿的世界杯,让没钱进赛场的球迷、品牌、媒体和段子手们,在远隔万里之外,同样感受每一次高潮。

从商业角度上来说,没有人不爱这样的“社交世界杯”,只要你够有“心机”:世界杯拯救了低迷的微博和沉默的品牌,据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世界杯开赛以来,微博用户活跃度上升趋势明显,日均原创微博发布量相比非比赛日增长了6.8%,赛程近半时相关话题讨论量接近10亿次,直接为“乌贼刘”的走红和众多品牌营销活动铺垫温床。
 

国家反腐波及广告公关行业

6月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因涉嫌受贿被警方带走,7月财经主播芮成钢“消失”,11月一汽大众宣布取消19家广告公关公司的供应商资格,这一宗宗突发事件被一根看不见的线所串联。

受到国家反腐影响,易滋生灰色收入的广告、公关领域,今年在努力保持低调。或是与郭振玺等央视管理者被带走有关,前不久结束的央视招标,仅用6个小时便收场,比去年缩短一半,并且未对外公开最终的招标总额。

中纪委对外反馈一汽在腐败问题上整改不力后,一汽随即宣布取消19家广告公关公司的供应商资格。据悉一汽在去年的广告费用就高达45亿,而在经销商管理中,更存在着大量权利寻租现象。
 

柯震东吸毒牵连19个品牌,明星代言风险加码

陈小春一句“你好毒”唱出了2014年娱乐圈的主旋律。李代沫、柯震东、房祖名、张默、宁财神先后因吸毒入狱,黄海波、王全安因嫖娼被捕。从“国民女婿”到当红小鲜肉,这次公安机关对娱乐圈来了个彻底围剿,同时也让品牌们胆战心惊。

柯震东吸毒,直接导致19个品牌广告受到影响,绝大部分品牌选择当即撤下相关广告, 并要求解约,而柯震东也面临千万元赔款。明星个人危机当前,品牌往往是最尴尬的角色,夹在“有关部门”和自身代言人中间,他们所能做的其实十分有限,下架、换代言人未必是损失最小的举措,但绝对是最安全的。
 

21世纪报系总编沈颢被带走,行业“钱规则”浮出水面

在这个时代,缺乏安全感的不仅是普通百姓,即使是掌握了大量资源财权的集体、个人,也同样担忧溃堤于朝夕间,这一次崩溃的是一贯高姿态的媒体公关人。

因涉及到行业“有偿沉默”与“有偿新闻”,21世纪网总编辑沈颢、财经公关公司负责人等八人被捕。21世纪报系曾多次与公关公司相勾结,以发布负面报道为要挟,迫使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与其签订合作协议,收取“保护费”。
 

又一位广告人离世

很遗憾,历史在重演,今年又有一位同行的突然离世,挑动了广告人的敏感神经。8月13日,厦门IDEAinside公司创始人曹芳华因肝癌去世。长期加班工作,加之生活不规律,造成了这位创意人正当年便积劳成疾。

从8月18日发稿至今,广告门关于曹离世的报道,已经有超过25万的阅读量,事实上,每一次同行的不幸离开,都会引发一个行业的集体宣泄,但在加班这件事情上,有太多的欲言又止,力不从心。自打想做一个创意人起,我们就带着加班的使命和信念而来,渐渐它变成一种宿命如影随形。

那些深夜还在朋友圈PO加班照的你,真的晒的能如此坦然么?
 

宏盟阳狮合并失败,成史上最大“打脸”

彼时举杯碰盏谋前程,此时各自打脸两相散,全球排名第二、第三的广告集团在2014年经历了最尴尬的时刻:因管理层内斗、监管麻烦和税务问题,法国阳狮集团(Publicis)和美国宏盟集团(Omnicom)的350亿美元合并泡汤,这起广告史上最大规模的强强联手计划化为泡影,因双方均存在一定过错,最终和平分手,并无产生分手费。

虽然不欢而散并非所愿,但理性来看,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双方合并之复杂已显而易见:两大集团高层既有利益难以平衡;集团间竞品客户产生冲突;双方目前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策略和节奏并不一致;可能遭遇的反垄断法问题等等……

1+1>2的愿景很美好,但现实总是在我们最不愿意的时候,展露它骨感和无奈的一面。
 

中国手机上网比例首超PC 上网比例

2014年移动端迎来了两个历史性的时刻:1. 全球移动设备数量达到72.2亿,首次超过全球人口总数;2. 截至6月,中国手机上网比例为83.6%,首超传统 PC 上网比例(80.9%),手机作为第一大上网终端设备的地位更加巩固(数据来源CNNIC)。

从今往后,社会将产生更多的低头族,这一块屈屈只有4英寸的小屏,几乎决定了商家们的生死存亡。全面进入移动互联网,你做好以下准备了么?生活将更加碎片化,每天低头看手机或超100次;你的存在将无时无刻产生数据,被商家所追踪;智能设备会成为未来的主流生活方式;手机端消费随时随地,能让你想“剁手”的时刻会越来越多。
 

微博纳斯达克上市

北京时间4月17日晚,微博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全球范围内首家上市的中文社交媒体, 首日收盘,股价增长3.24美元至20.24美元,市值达40.51亿美元,超越了同时期新浪市值(37.68亿美元),而在半年之后,截止到11月底,目前微博的市值又落到36亿美元,期间最低曾至28亿美元。
 

5年走来,新浪微博经历了一家独大的巅峰阶段,也困进了用户流失,用户活跃度走低的低估,至今未能找到出路。而在上市前期,为增加资本市场的信心,新浪微博特意选择更名“微博”,去掉门户的束缚独立存在。网易微博在今年宣布关闭,腾讯微博基本上被战略放弃,剩下的,就看微博和微信的了。

关键词:传播行业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