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与亚马逊Kindle之争

2013-11-20 08:25:34来源: 《环球企业家》作者:刘泓君

中信出版社新媒体总经理许洋惊奇地发现,自从Kindle入华后,在短短三个月里,亚马逊电子书销售额增长40%,已经占到了中信出版社全部销量的60%到70%。然而,这个梦想着成为数字阅读产业iPod的国际巨头亚马逊,在中国却被一家创业公司“多看”扼住咽喉。

如今亚马逊不再甘心被借鸡生蛋的多看扼住咽喉,相互仇恨又相互依恋的奇特关系正在发生。

中信出版社新媒体总经理许洋惊奇地发现,自从Kindle入华后,在短短三个月里,亚马逊电子书销售额增长40%,已经占到了中信出版社全部销量的60%到70%。然而,这个梦想着成为数字阅读产业iPod的国际巨头亚马逊,在中国却被一家创业公司“多看”扼住咽喉。

早在Kindle入华以前,多看抓住电子书发烧友对Kindle的热衷及其中文系统缺失的需求点,开发出Kindle可以使用的中文操作系统并放在多看的论坛上。之后,无论是中关村地下商城的小商小贩,还是淘宝上的代购,多看几乎成为消费者购买美版Kindle的必选项。当时,有90%的中国用户把原生态的美版Kindle系统刷机为多看系统。

在全球范围内,有着互联网基因的亚马逊正在尝试建立“硬件+软件+渠道”生态体系,通过Kindle吸引消费者,售卖电子书获取收入。这正是互联网公司的基本思维—硬软件免费,通过增值服务来获取利润。然而,在中国市场,Kindle的软件渠道被多看截断。在即将爆发的增量市场中,硬软件向着不挣钱的趋势发展,电子书价格体系混乱,Kindle如何玩转中国市场?

硬件尝试

多看成立的初衷并不是想做如今的线上数字阅读商城,而是做像Kindle一样的硬件。但在多看创始人王川的探索中,却走了一条与硬件背道而驰的道路。

王川现在也是小米的联合创始人,如今大热的小米电视正出自他之手。他和雷军都是中国第一代的程序员,早在大学时期,他靠写程序挣的钱是第一份工资收入的十倍。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无论是Kindle上的多看系统还是多看阅读器,与小米电视的UI设计都颇有几分类似。

那是三年以前,王川创立的KTV点歌系统雷石已初具规模。骨子里喜欢创业和折腾的他组建了一个类似于现在小米的团队,包括硬件、软件、BSP、工业设计和UI设计,打算做一个类似于Kindle的硬件阅读设备。

“但后来发现这种阅读设备在中国市场推不开,汉王曾经成功过。但是汉王主打的是礼品市场,礼品市场的特点是要新奇,市场只有三年时间,三年以后,它下滑的就很快。”王川对《环球企业家》如是分析汉王没落的原因。

王川仔细研究Kindle后发现它在美国成功是因为有一整套完整系统,从购买硬件和书籍到阅读和使用,有非常流畅的用户体验。而在中国,只有设备没有书籍很难成功。

“真正的难点不是把硬件产品做出来,而是形成一整套的系统,形成这种生态系统是最难的。”他分析了生态系统之后,开始了逐本积累书籍以建立线上书城的过程。

王川发现,虽然当时可以在网上找到一些盗版书,但过程异常痛苦。除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找书,找到的很多书也并不能直接使用,有的缺章节,有的版式乱七八糟,身为程序员的他开始为这些书编程排版。“我这人比较挑剔,不搞漂亮了自己就看不下去,所以就写程序,一排排分段。”王川的这种挑剔和苛刻,是日后多看与Kindle的发展路径及理念有着根本分歧的原因。

盗版绝非长久之计,与出版社的合作成为王川不得不考虑的问题。由于公司较小,销售量也小,最初的多看并没有取得出版社的信任。直到王川的朋友—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通过中信出版社出版《创业36条军规》,孙陶然给中信打电话称这本书一定要在多看出版,王川才开始与中信出版社签订了第一个线上电子书合作合约。之后,中信看到了多看把每一本电子书做到极致的精神,如今多看已成为中信出版社最看中的合作伙伴之一。

这是2012年5月,与中信出版社的第一个合作几乎奠定了多看数字阅读的发展道路。这时,中文版的Kindle还尚未入华,多看在此期间开发了一套针对英文版Kindle的中文操作系统和中文电子书下载系统,以弥补电子书发烧友使用美版Kindle不能下载中文书的缺憾。也正在此时,亚马逊在紧锣密鼓秘密筹备Kindle入华事宜。

中信出版社新媒体事业部商务运营专员曹玲玲称,早在2011年12月,亚马逊已开始派技术人员与出版社对接,讨论亚马逊电子书接入和转码等技术问题,并开发了一套转码系统给中信出版社。出版社工作人员只需使用该系统,就能够快速把一本纸质版的书转换成电子书。在2012年年中,除技术人员,亚马逊还派出内容总监与出版社共同商讨内容问题,双方开始组织培训,合作进一步密切。

2012年12月13日,亚马逊在中文在线的牌照支持下开通中文 Kindle 商店,除 Kindle阅读器,其他客户端也可以到亚马逊 Kindle官方中文商店购买电子书。中国用户可以在亚马逊上买到中文版的电子书。亚马逊内部人员称,这是Kindle入华准备中最重要的一步,其意义不亚于硬件产品的引进,是形成亚马逊内容生态体系的重要一环。而在此之前,使用英文版的Kindle用户只能使用破解版的多看系统寻找中文书。

今年6月,Kindle电子阅读器正式进入中国,而这一年,也正是中国电子书市场的爆发点,亦是电子书硬软件未来的拐点。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