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移动互联网的“创青”们

2011-11-15 10:56:18来源:中国新闻周刊作者:陈纪英

创业者的道路似乎只有三条:生、死,被巨头狙杀或者收购。但,这些移动互联网的创青们,前仆后继的往前冲。

创业者的道路似乎只有三条:生、死,被巨头狙杀或者收购。但,这些移动互联网的创青们,前仆后继的往前冲。

“我不喜欢携程,我们会和他对打。”在北京国贸的一家快餐店,“今夜酒店特价” ( 一个酒店剩房预订手机应用程序)运营公司COO任鑫微笑着,看不到一丝杀机,但是他已经准备斗争到底。

他的对手看起来无比强大。携程的用户已经达到了1400万,其2010年净收入为29亿元,而“今夜酒店特价”的下载数只有30万左右,目前几乎没有任何收入。

但是,刚刚推出一个多月,衍生于移动互联网的这个创业项目,已足以让领先的在线旅行服务公司携程感受到威胁。对手的紧张让任鑫颇为自豪,他坚信这次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前景光明。

类似任鑫这样的年轻人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内的创业经历,不免让人激动。仅仅通过安装在手机上的应用程序,他们就能轻而易举拿到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风险投资基金。

但刚刚开始的乐观预期在更长的时间之河中能否持续下去,还是一个未知数。任鑫对这一点体会颇深,“(创业的路上),有时候左边是个坑,右边也是坑,往前走,那就选个坑跳下去”。

创业者们不得不跳的坑将不止一个。产品是否完善,团队是否足够团结,是否能拿到足够的投资等等。即便越过了上述障碍,如果创业公司“无意”间入侵了巨头的领地,也将会受到无情的杀戮——事实上,如同互联网一样,移动互联网也并无明确边界,或者说,边界在很多时候由巨头勘定,创业者的道路似乎只有三条:生、死,被巨头狙杀或者收购。

包括百度、腾讯等在内的互联网巨头,差不多一年前,都发布了移动互联网战略。

在巨头之外,中国的创业者也面对着比国外同行更多的难题。中国手机费贵得多网速也慢得多,而漠视知识产权的山寨文化,导致创意很容易被模仿乃至超越,此外,中国相对落后的手机支付体系,以及中国人免费的软件消费习惯,都让移动互联网创业举步维艰。

开发了手机应用软件“酒店达人”的成都移花互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CEO刘张博并不讳言,“危险就在那里,你再担心也逃不过去,你必须在死亡之前快速长大。”

毕竟,比起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上的机会还是更多,这里是地狱,但同时也是天堂

站在风口上

数字或许能说明移动互联网创业者的热度。2011年,全球基于安卓系统的开发者数量达100.1万名,到2012年则将飙升至220.8万名。同时,全球iPhone AppStore(苹果应用商店)开发者将达到84.7万名。

深圳同创伟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林军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相比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门槛相对比较低,虽然大成很难,但小成的机会比较多。”

任鑫在2011年成为了上述热潮中的一员。任鑫曾在美国的新蛋网工作,后曾担任Groupon中国市场副总裁。邓天卓则是任鑫在新蛋网时期的同事。

2011年初从Groupon辞职后,任鑫和邓天卓就开始谋划创业。两人最后确定的商业模式是:在以酒店网络预订房价的折扣价(五折左右)向合作酒店取得协议价格后,再自行定价在网上卖出房间。客户直接付费给“今夜酒店特价”,随后“今夜酒店特价”再与酒店进行结算。

上线第二天,“今夜酒店特价”冲至AppStore总榜的第二名;10月中旬,它的下载量已经接近30万人次。

十几家投资公司找到了任鑫要求投资。看好移动互联网的天使投资人雷军说,“只要站在风口,猪也会飞起来”。雷军眼中的风口,便是移动互联网。

并非只有任鑫一个人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机会。2010年6月,移动互联网创业者刘张博跑到北京出差,在清华大学附近找了家酒店。不过,手机里的应用程序推荐的便宜酒店却在几十公里之外的房山。

彼时的刘张博正在为找不到投资发愁。他在2009年底成立了公司,运营一款“影讯达人”的手机应用软件,可查询十多个国家数万家影院的影讯详情,下载量也达到百万级别。但是由于盈利模式不清晰,一直没融到资。

找酒店的麻烦让他瞬间开悟。他随后开发了酒店订阅APP“酒店达人”,手机用户通过这个软件查询到酒店并入住后,他们就能得到分成。

“酒店达人”上线后一周,就跃升至了手机应用商店旅行类排行榜的第一名,目前,该应用的用户数达到了百万级别,刘张博也通过这个项目拿到了李开复“创新工场”的投资。

不过,由于开发者越来越多,要想累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用户越来越难了。目前,在安卓应用市场上,开发者上传的手机应用程序已经达到3万多款。而在苹果的APP Store之外,中国还有70家类似安卓市场之类的手机应用超市。

刘张博认为,移动互联网如今初现泡沫,“一年前只要你的产品足够好,就能挤进前几名,但现在把产品上传到手机应用商店,就像扔进大海里,浮起来太难了。”

寻找投资人

开发者眼巴巴等待的投资者,显然是越来越挑剔了。

“一年前,只要你有好的Idea,团队还算靠谱,拿到投资不难;现在,投资者可能还会看你的财务数据,还会让你递交商业计划书。”刘张博说。

在整个2010年,刘张博都在忙着找投资。一些疯狂的创业者甚至每天都在给投资人群发短信和邮件,他们声称自己正在“缔造”未来的手机版百度、未来的移动版京东或者未来的手机版腾讯。

“那种热情似乎跟传销一般,浮躁不踏实。”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经常收到类似邮件的投资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当然,他也压根没有向这些未来的“李彦宏”和“刘强东”们投过一分钱。

技术出身的刘张博自认为脸皮比较薄,他参加业内集会,希望能结识投资人。2010年年中的时候,一位投资人终于对他的项目产生了兴趣。频繁联系持续了两个多月,刘张博一度认为“有戏”,不过,最后投资人表示,“你们的商业模式我看不懂,也不知道潜在市场有多大”,不投了。

到去年年底,刘张博已经准备好了退路,“拿投资的路看起来行不通了。”第二条路,就是在做好“影讯达人”和“酒店达人”的同时,通过接一些外包的单子“维持生活”。彼时,刘张博的公司专职人员有3个,兼职的有六七个。找外包的单子也并不容易,整个2010年,刘张博只接到一个外包的项目,赚了10万块,“维持温饱吧,你说怎么过,10万有10万的过法呗”。

同时,创业公司的运营成本却在增加,比如人力成本。“创始人拿生活费就可以了,但是如果你要再找人,肯定要给高的价格,否则谁愿意来前途未卜的创业公司呢。”任鑫找了一个负责技术的工程师,承诺的条件是薪水与原来持平,并且有期权。

去年刚毕业的PHP工程师要求的月薪是5000元,现在已经涨到了七八千。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