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道师: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已死

2011-11-10 14:02:54来源:西部e网作者:丁道师

又到了中国科技企业发布上季度财报的时候,出于各种原因有企业盈利增加,也有小部分企业出现亏损,不免几家欢喜几家愁。10月28日,百度发布了 2011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百度第三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41.75亿元(

又到了中国科技企业发布上季度财报的时候,出于各种原因有企业盈利增加,也有小部分企业出现亏损,不免几家欢喜几家愁。10月28日,百度发布了 2011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百度第三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41.75亿元(约合6.547亿美元),同比增长85.1%;第三季度净利润为人民币 18.82亿元(约合2.950亿美元),同比增长79.8%。在11月8日,中芯微发布了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中星微第三季度净营收为2210万美元,比上一季度的1520万美元增长45.6%,比去年同期的2320万美元下滑4.8%,第三季度中星微的净亏损为530万美元,上一季度归属于中星微的净亏损为630万美元,去年同期归属于中星微的净亏损为380万美元。

看着这俩家IT行业的上市企业发布的财报,差距如此之大不免令人唏嘘不已,曾经被视为“中国自主知识产权”代表性企业的中星微没落如斯,而曾经在北大资源宾馆一个小房间成立的百度短短十年间成长为亚洲市值最高的互联网企业。

时光倒流,让我们回到十年前。

我第一次听说百度和中星微都是在2001年左右的时候,那个时候李彦宏挂着博士的头衔,戴一副眼镜,俨然一副海龟科学家的派头。但是当时回国热潮非常猛烈,无数的有志青年从美国学成归来,像李彦宏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也就没有引起公众太多的注意。后来在刘韧创办的写作社区里面经常看到李彦宏活跃的身影,早年李彦宏也是一名资深网虫,当年经常泡写作社区论坛的朋友经常可以和李彦宏谈天论地互动一番,甚至在论坛里面和李彦宏相约去百度坐坐,找个馆子共饮一杯也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当然这些都是过去式,现在的李彦宏和百度都不可同日而语。

还有那年马云其实已经很出名了,那个时候马云给我的感觉就是每天往国外跑,我经常心里嘀咕:阿里巴巴不是没钱吗?马云哪来的钱每天出国玩啊!

今天我重点说说邓中翰和自主知识产权,李彦宏马云大家已经非常熟悉,这里略过不表。

2001年的时候,我还在学校读书。那个时候中心微的创始人邓中翰是许多青年学生崇拜的数字英雄,许多国字号的报纸经常对邓中翰进行报道,国家领导人也多次接见,甚至邓中翰的事迹被翻拍成电影《我的中国芯》。记得人民日报有一篇邓中翰的报道,至今看起来都让人热血沸腾,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这是开头:

1999年,31岁的邓中翰博士在祖国的感召下,放弃在美国的成功事业和丰厚的生活待遇毅然回国,创建了北京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5年来,中星微的星光“中国芯”,成功进入国际市场,彻底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

10年之前我有幸接触到计算机,当时和我一样许多青年学生最崇拜的人除了武侠小说里面虚拟的大侠外就是那个时候的一批数字英雄:求伯君、邓中翰、王志东、雷军、鲍岳桥、王江民等人,但是十几年后,当年的数字英雄大多归隐。其实就算在当年,由数字英雄提升到民族英雄高度的只有邓中翰和求伯君了。

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那个时候的邓中翰和求伯君“被肩负”了增加民族自豪感的重任。

当年邓中翰还很年轻,当然现在他仍然很年轻,09年他成为了中国最年轻的院士。中星微每当推出新产品,马上会引起轰动,在媒体报道到经常出现 “填补了我国空白”,“成功打入国际市场”,“代表了我国在某方面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等字眼,末尾也会出现“取得了一系列历史性成就,书写了新的辉煌篇章”等非常振奋人心提升民资自豪敢的语句。

当时我还是个学生,那个时候我最感兴趣的课程是语文,我们老师经常会给我们讲到自主知识产权,并且会拿一些电子产品举例子,许多电子产品由于我国没有自主知识产权,每生产一台机器要付给美国人很多美金的专利费,中国人辛辛苦苦只能赚个劳力费。正当同学们一个个脸上出现一副要和美国人拼命的表情后,老师马上会道出喜讯:中星微生产的芯片,达到全球市场领先地位,彻底结束了中国了“无芯”的历史,并且获得了400多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那个时候我以为,按照中星微的发展速度,几年以后,中星微将会是和微软、ibm一个级别的国际大型企业,但是很不幸,现在看来中星微不但没有成长为国际大型企业,甚至在国内也勉强算司法手段,个二流IT企业。

听到中星微有400多项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后,我当时邪恶的想:如果我是邓中翰,我就故意让美国的一些小企业盗用我们的专利,然后等他们成长起来活,在通过司法手段诉讼这些企业,让他们陪个10亿8亿的,那我不是赚发了。 后来我那邪恶的想法果然被引用,不过却反了。美国人利用这个思路,后来把许多中国企业诉讼的惨不忍睹,小马哥他们的官方域名oicq.com都被美国人免费拿走。

其实,中星微的失败只是一个“具备自主知识产权”而走向没落的缩影,当年具备自主知识产权很多被看好的公司今天都死的差不多了,而被冠以模仿不被看好的很多企业反而越做越大。

难道,在中国,自主知识产权是一个伪概念。我们是否要无病呻吟的叹息:“中国的土壤不适合自主知识产权的生存”。

今天,我不知道邓中翰是商人还是科学家。我想说的是如果中星微不能站起来将伤害一代中国青年人的感情,但是他真能站起来吗?

赞助商链接: